追蹤
閉上眼──用心眺望世界
關於部落格
一堆雜七雜八
我喜歡看小說漫畫啦



  • 112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絲線──無法抗拒你的眼[6918文][慎入][END]

「呵呵......雲雀恭彌啊......看來會是個極品獵物啊......」狂傲自負的笑聲在寂靜的月色下,迴蕩在無人的街道上響起,久久不散。 一切就要開始了,我絕對要打贏彭哥列第十代,然後......奪取他的身體! 這個醜陋的世界......終要結束的...... 「骸大人,前面就是並盛中學了。」一個冷靜又公式化的聲音輕輕的響起。 「太好了!我要大幹一場!把那些傢伙全都給宰了!」接在冷靜聲音後的,是一個難掩興奮、急躁,如野獸般狂放的聲音。 「呵呵......真是個不錯的地方......」被喚為骸大人的俊美少年,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優雅的微笑。 在微弱的月光下,那個殘酷的笑容,席捲了接下來的並盛中學。 更震撼了雲雀恭彌原本平靜乏味的人生。 這裡是......? 「你醒啦?」低沉好聽的嗓音,伴隨著語調輕鬆又簡單的問句。 「......!」雖然昏暗的密室讓他看不清來者的面容,但是這個獨特的聲音卻讓他想忘也忘不了。 這個男人羞辱了他! 昨夜的記憶境如海浪一般侵襲他所有的官感。 他一直是個高傲的侵略者,他最討厭弱小的草食性動物。 他享受著如浮雲般不被束縛、恣意放縱的生活。 都是他──帶著優雅微笑摧毀一切的男人。 「呵呵......你的表情彷彿是想殺了我一樣......」來人帶著輕笑緩步接近。 「......」雲雀恭彌瞪視著那張俊美的臉,一個字都不想說。 「我真是捨不得看到你這麼生氣的表情,你昨晚的模樣是多麼令人憐愛......」 他臉不紅、氣不喘,娓娓道出了昨夜的纏綿與激情。 「我要咬殺你!」雲雀更加生氣的怒瞪著六道骸,但是卻不能抵抗那雙色的眼睛,尤其是血紅 的那一隻。 「呵呵......不過啊~你這樣子真是可愛~」說罷,竟伸手抬起了雲雀恭彌的下巴。 「放手!」其實他真的是很生氣,可偏偏全身癱軟使不上力。 「很美吧~這粉色的櫻花~」六道骸似乎心情愉快,湊近被他托起下巴,生氣但無法抗拒的男 人。 「你就好好欣賞吧......」雲雀恭彌覺得自己的腦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是因為這句輕柔邪魅的細語,還是昨夜的戰鬥使他傷痕累累、失血過多 ,又或者是為了另一個可恥的理由 ...... 他覺得好累,想要閉起眼睛、想要忽視雖然漂亮,但卻是害他被這個男人左右的──櫻花。 櫻花!都是因為櫻花! 即使想要抗拒,但是天花板上出現的櫻花卻仍是那麼的真實。 不就是幻覺嗎? 「 你真的很有趣~激起了我的興趣~」骸瞇細了他那雙狹長的美麗眼睛,突然彎下了腰,傾身朝下靠近,低頭吻了哪張錯愕的臉。 「......!」沒有料到眼前的這個男人會有這般舉動,雲雀只能又驚慌又憤恨的睜大眼,狠瞪著他。 他以為他只想要嘲弄他;他以為他會粗暴對待他;他還以為眼前美得不可思議的男子,神情中不可能會流露出溫柔和愛意...... 愛意?! 「......!」骸感覺到唇瓣被狠咬的刺痛感,於是他放開托住雲雀的右手。 但是──骸可沒打算就此打住! 「哈!哈哈哈......」雲雀劇烈的喘著氣,面頰因為缺氧而略顯微紅。 「你這傢伙......!」很可惜,他沒來得及抗議,隨即又被人堵住了口。 這一次,不同於剛才纏綿又溫柔的吻,骸刻意逗弄雲雀的舌,加長了這個激烈狂吻的時間,不但如此,一雙手更是對他做出過分的事! 「我真的很喜歡你~」骸溫柔的說,右手輕撫著雲雀有些擦傷的左臉頰,左手則從背後探進他的襯衫裡。 「呵呵......千萬不要懷疑我的真心啊~」骸的笑聲聽起來十足自信而且愉悅。 他覺得骸的笑聲越來越遙遠了。 「睡吧~我可愛的獵物~」意識快要模糊前,他只聽見這句話...... 不對......他好像還有聽見一個刻意壓低但充滿愛意的聲音...... 「我們會再見面的......恭彌......」骸依戀的在雲雀的唇上烙下一吻,便旋身離去。 黑暗再一次來襲,而未來則充滿未知...... 一隻小巧可愛的鳥。 當雲雀醒來,正覺得無聊的時候,抬頭卻瞥見一隻可愛的生物。 鳥兒似乎毫不怕生,牠飛到了雲雀的肩上,然後沒再亂動過。 「嗯~算有禮貌~」雲雀滿意的看著肩上的小鳥兒。 「輸了、輸了......」誰知道鳥兒突然不知死活的複誦這句話。 「真是難聽,我來教你別的。」雲雀因為鳥兒的話,想起了令他生氣的事。 「聽好,我只唱一次!」於是,一隻鳥兒從此學會了並盛中學的校歌。 雲雀獨自一人靜靜的思考著。 他盯著白色的天花板,躺在充滿消毒水味的病床上。 他的病房一片寂靜,但他並沒有因此得到真正放鬆的效果。 無法壓下內心紛亂的思緒,他從醒來之後就再也無法入睡。 一直回想、回想、回想...... 想誰呢? 想一個總是帶著笑容的俊美男子。 不過只是一個鳳梨頭渾蛋。 別想了、別想了、別想...... 但是,腦子好像不是他的,也許連這顆正在跳動的心臟也不是。 在他以為自己即將暈眩之際,那一張笑臉。 在他被自己的拐子打傷之時,那一張錯愕的臉。 在他和自己四眼交會那一剎那,隱約看見的那一張悲傷苦笑的臉。 這一切......一定都不是真實...... 真實是──那個男人消失了...... 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我們會再見面的......恭彌......』 這句話應該是你說的。 「該死的,你最好還好好活著!等著我去打敗你!」只能發出不甘心的誓言──一個人的誓言。 很在意,該死的在意,無奈小嬰兒並沒有對他解釋這一切...... 現在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待,直到那個人再次出現。 彭哥列戒指爭奪戰──無聊的把戲。 雲雀一開始就對此事不感興趣。 不過,他現在只想宰了眼前的男人──外號是跳馬迪諾的俊秀青年。 「我不需要變得更強,我只想要殺了你!」雲雀的聲音帶著一絲的冷酷。 「果然是問題兒童。」迪諾覺得有些無奈,不過他的鬥志也因此點燃。 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在打打殺殺中度過。 「哈啊!」雲雀打了個哈欠。 他現在位於並盛中學,在一個很高的地方眺望夜色。 突然,他的周遭起霧了。 有一瞬間,他感覺到熟悉的氣息。 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激動! 難道會是......六道骸! 然而,當他抬頭四處張望,卻什麼人影也沒有看到。 你一定還在並盛吧! 雲雀深信不疑。 為什麼你沒有來找我呢? 陰霾籠罩了一雙細長的鳳眼。 失落就如同夜色般漆黑,在他的心中渲染開來。 下一場戰鬥──霧之守護者的對決。 「山本同學,昨天的戰鬥真的是太精彩了!」阿綱從昨天就不停向山本投以感謝的目光。 「不過就是一個棒球笨蛋而已!」獄寺將頭轉至一旁,刻意不看山本。 「哈哈,沒什麼啦!」山本一如往常笑的很燦爛,一邊很自然的將右手搭在獄寺的肩上。 「放手啦!」獄寺用力甩掉山本的手,臉兒微紅,看起來有些生氣。 但是山本還是笑嘻嘻的,並且趁獄寺和阿綱討論著遲遲不現身的霧之守護者時,又不動聲色的再將手搭在獄寺的肩上。 雲雀早在遠處就看見一群草食性動物。 他很討厭群聚,尤其還看見令人火大的一對白痴情侶。 於是他決定繼續巡邏街道,獨自一人緩步前進。 「你又變得更強了,雲雀恭彌。」一個聲音在耳際響起。 似乎有人和自己擦肩而過,然而,轉過頭去卻一個人影也沒瞧見。 和記憶中的那個低柔嗓音不一樣,卻給了他一種熟悉的錯覺。 名喚克羅姆的女孩長得很嬌小可愛。 那和六道骸一樣的武器、一樣的鳳梨頭髮型。 一種懷念的情緒襲上心頭,幾乎就要不受控制溢出胸口。 懷念過後,整個腦海中卻充斥著一個聲音──不是他! 他可以在女孩的身上看到那個人的影子,但這無濟於事。 只不過是讓他更加陷入空虛、更加清楚真實罷了。 幻覺──不是那個人最厲害的拿手絕活嗎? 那個人是不是該再次對他使用幻覺,狂傲自信的站在他面前? 他是應該活在現實中,但內心卻矛盾的想要麻痺自己。 他一定在這裡、他還活著、他一定在這裡...... 彷彿催眠自己──只活在骸所存在的幻覺中。 越是迷惘就越痛苦,於是他決定不再多看那個女孩一眼,僅是維持一貫的冷漠,和那女孩擦身而過。 忘了時間運行的速度。 走在深夜無人的小徑上,回過神來才發現──離那個地方好近。 真的是無意的、真的是無心的。 暗自嘲笑找理由的自己,卻阻止不了雙腳前進的速度。 還是一樣昏暗、殘破。 雲雀凝望著荒廢的黑曜中心,最後決定頭也不回的離去。 「恭彌......你在等我嗎?」黑暗中,不遠的地方傳來低柔的嗓音。 雲雀先是因為震懾而全身動彈不得,雙腳就像是和地面黏在一塊了。 全身的官感在濃墨般的黑暗中,竟不可思議的敏感。 感覺到接近的腳步聲,雲雀的心臟有別於平時的冷靜,開始急遽躍動。 一雙大手從身後緊緊摟住自己,大手的主人像是害怕失去一般,用力到讓他快要不能呼吸。 應該掙扎一下吧!心底有個聲音在腦海響起。 然而,那張俊美無儔的臉就這樣在雙眼中放大。 下一刻,雙手交纏、雙頰相貼、雙唇交疊。 如同急於宣洩的洪水,如此激烈的思念之情,讓雲雀快要承受不住。 被激情的浪潮淹沒,理智就要被摧毀殆盡。 「咬殺!」往後一跳,迅速拿出拐子,強迫自己進入戰鬥狀態。 「現在的我,並不想和你作戰。」骸的視線不曾轉移,一直是盯著雲雀不放。 「廢話少說!」雲雀快速衝上前,以拐子攻擊骸。 武器撞擊的聲音在靜默的夜中響起,格外令人心驚。 「我只是來和你告別的。」骸的臉上依然是優雅的笑容,然而異色的雙瞳卻明顯有著憂鬱。 「......!!」察覺到骸無奈的語氣,雲雀一瞬間戰意全無。 機不可失,骸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奪過雲雀的武器,將之拋往地上。 「放開我!」雲雀因為激動和羞憤,臉頰紅似熟透的蘋果。 「你真可愛。」骸一手將雲雀的雙手壓制,抵住牆面,另一隻手則輕撫雲雀的左臉頰。 又來了,這種深深的無力感,總是因為看見那雙異色的美麗雙眸。 尤其是血紅媚惑的那一隻眼。 「不要玩弄我!」即使全身的力量都像突然失去一樣,雲雀還是固執的擺出兇狠的姿態。 「玩弄......」骸瞇細了美麗的眼眸,嘴角微揚,剎那間,美艷的令人心醉。 「哈哈哈......」下一秒,骸瘋狂大笑。 可惡!我果然被玩弄了! 即使如此,我對他還是...... 愛他...... 「你不懂嗎?我愛你啊!恭彌,我愛你......」溫柔的低沉嗓音聽起來是那麼的迷人,但又悲傷。 原本沉浸在絕望惆悵中的雲雀,因為這樣真誠的話而徹底清醒過來。 「如果你真的愛我,那就證明給我看!」雲雀認真的眼神不再閃避,直直的望進骸的靈魂深處。 「......我會的!」骸因為雲雀的直率而愣住了,但他隨即露出自信又高傲的微笑,一如往昔的優雅,緊緊的抱住身下的可愛人兒。 他們像是燃燒的火一般熱情,但隨即又似繾綣纏繞的柔雲。 衣衫褪去、肌膚相親、四肢交纏......一起墜入激情的漩渦。 當雲雀醒來的時候,身旁已經沒有了那個溫柔美麗的男人的身影。 「下次一定要把你給咬殺!」雲雀露出一抹微笑,心中暗自決定。 他開始期待,下次再見到那顆可愛的鳳梨時,他的表情一定也會如同昨晚那樣溫柔吧! 我對你的情感,就如同絲線一般。 那是一條看不見且沒有盡頭的絲線, 但我確實是被圍繞住了──用比棉絮還要柔的絲線。 我泰然自楚,想要撫摸那一條絲線。 不知不覺,絲線竟然多到將全身密密環繞。 不止一條、不止一條...... 你走了過來,眼裡盡是溫柔與嬌寵。 雖然我佯裝出不高興的慍怒, 無奈卻──無法抗拒你紅色的美麗眼瞳。 後記 剛剛看完某人的27反攻文,心情複雜的完成了本文。 很好~各位大大~要留言喔~感激不盡!! 接下來我要打奇遇囉~嗯~要讓紫姬登場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