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閉上眼──用心眺望世界
關於部落格
一堆雜七雜八
我喜歡看小說漫畫啦



  • 112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不宣的果※ [ 十年後8059文 ][END]

生氣!
很生氣!
無法忍耐了!
獄寺隼人覺得身體的溫度不斷攀升,周圍的人似乎也察覺到他的怒氣。
幹部會議室裡的眾人都等著看好戲。
「你這個混帳在幹什麼!棒球笨蛋!」終於,爆發!
「隼人
……你聽我說……雲雀他……」 山本驚慌失措的放開懷中的雲之守護者,結結巴巴的解釋。
「什麼都不要說!反正你這傢伙今天是死定
了!老子今天一定要扒了你的皮!」說完,獄寺怒氣沖沖的一拳揍昏眼前的人,接著也不給予解釋的機會,直接將人拖出會議室。

而這,就是一場風暴的開端。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獄寺兩眼冒火,一手拉起山本的領口,一手則是不間斷的招呼到山本俊朗的臉龐。
山本覺得自己很無辜,先是被一拳打飛,接著又被拖回獄寺的房間。
現在,他覺得他的臉肯定腫得像豬八戒一樣不能看。
嗯~好痛!是該制止獄寺了!
「聽我解釋!」山本一聲大吼,用光速瞬間拉住獄寺的手,阻止自己的臉再被摧殘。
「哼!你還有什麼好說的!」獄寺賭氣的將臉轉向一旁,走到了房間的窗前,故意不看山本的臉。
「我只不過是看到雲雀快要跌倒了,扶他一下而已。」山本走到了獄寺的身旁,握住他的手,誠懇的語氣讓人很難懷疑他的真心。
可惜的是,獄寺可不吃這一套。
「廢話少說,我並不想聽你的解釋。」獄寺的怒氣其實已經消了大半,只是他的內心並不想太快給山本好臉色看。
「別生氣啦!是真的,我喜歡的人只有隼人而已喔~」山本從獄寺的身後輕輕摟住他的腰,將頭輕輕枕在獄寺的肩上。
原本獄寺想要反抗的,但是圈住腰間的力量,讓他有些喘不過氣。
「真的喔~我只愛隼人一人喔~只愛你~」山本低低的嗓音,溫柔的呢喃細語,就在獄寺的耳畔傾瀉而出。
這份情感是他一直很珍惜的,即使很清楚,對方並沒有坦率面對的勇氣。
到底還要等多少個十年呢?就像當初的那個少年,苦苦等待……
「放、放開我」獄寺費了好大的力氣,紅著臉掙脫了山本的懷抱。
……」山本看著獄寺鬧彆扭的臉,一絲痛苦在他的眼中一閃而逝。
「我還有事要和首領討論,我先走啦!」決定轉移話題,山本覺得獄寺應該一個人靜一靜。
「等等!你要去找十代首領?!」獄寺似乎清醒多了,轉回身看著山本的臉。
「嗯~再見~」山本迅速離開獄寺的房間,彷彿不願意多待一刻。
獄寺一人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思考。
剛才……又讓那傢伙露出那種表情了……
但是……痛苦的人不是只有他。
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叩叩!
聽見敲門聲傳來,原本在首領辦公室的阿綱,隨即從沉思中回神過來。
「請進。」他知道是誰,所以便應了聲。
「嗨~首領~」山本的招牌陽光笑容,讓人看了便覺得很舒服。
「抱歉~剛剛來不及阻止獄寺。」明明就在看好戲的首領,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無辜笑容。
「沒什麼~對了,上次的提案……」山本開始認真投入之前所說的計畫方案。
山本專注於和阿綱的討論,就這樣渡過了一個下午。

「隼人,你在嗎?」冷不妨一個女聲從門外飄來。
在獄寺拚命裝作自己不在時,門突然被打開了,正確說來,是被踹開的。
看了一眼已經沒有把手的門,很明顯,就算是高級的金屬也禁不起碧洋琪的有毒料理摧殘。
「老姊,找我有事嗎?」雖然自己已經不像十年前,動不動就昏倒,但光是看著碧洋琪,還是覺得不太舒服。
「是這樣的,我想要幫心愛的里包恩買衣服,你陪我去吧!」雖然不是什麼嚴重的正經事,但是碧洋琪一臉幸福的樣子。
「好、好吧!」看姐姐心情很好的模樣,獄寺有些勉強的答應了。

「好,今天就談到這裡吧!」臉上有著些許倦意的首領,因為工作暫時告一段落,語氣輕鬆不少。
「那我先走囉~」山本邁開步伐,轉身準備離去。
「等等,一起吃晚飯吧,『山本同學』!」當阿綱這麼稱呼山本時,就意味著把他當成私下的朋友看待。
「好啊!『阿綱』!」山本突然想起了從前,一股久違的喜悅湧上心頭!

「老姊~妳已經買了超過十袋的衣服了。」獄寺忍不住開口提醒,因為他已經提著十幾袋的精美童裝,而他的姊姊似乎不打算罷手。
「啊~那一套也好可愛!里包恩穿起來一定會很好看的!」根本沒在聽。
獄寺有些鬱悶,但是又不得不跟在姊姊的後面。
剛才百貨公司的服務小姐還很親切的向他們介紹新款的衣服,還誇讚他們是郎才女貌的「一對」。
天知道,任憑他解釋幾次,服務小姐卻始終露出一副「我懂你們是姊弟戀」的理解笑容,看得他渾身起雞皮疙瘩。
沒辦法,他們確實是一對長得不像的姊弟。
獄寺從百貨公司7樓的透明挑高的玻璃窗往外看,不期然的看見兩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不遠的街道上。
那不是十代首領嗎!
等等,旁邊那個人是──棒球笨蛋?!
該死,他們怎麼會走在一起!
「老姊,我有事先走了!」回頭喊了一下話,獄寺匆匆忙忙的準備離開。
「慢著,隼人,你陪我去吃飯吧!」碧洋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買完衣服,拉住弟弟的衣角。
「不行啦,我……」獄寺又匆忙看了一眼窗外,那兩個人影竟然已經不見了!
「那我們去吃法國料理好了!」擅自決定後,碧洋琪拖著弟弟,離開了百貨公司。

「山本同學、山本同學?」阿綱輕聲喚了眼前有些失神的人,企圖引回他的注意力。
「啊!什、什麼事?」山本總算是注意到了,從思考中回神過來。
「呵呵~我是說,你要點什麼?」阿綱笑著把菜單遞給對面的山本。
「抱歉,我在想事情。」山本露出苦笑,連忙賠罪。
「怎麼想到臉色都蒼白了?」阿綱有些擔憂的看了看眼前的好友。
「沒什麼啦~」山本明顯不想討論這個話題。
「這樣啊……」阿綱露出曖昧的微笑,其實他大概知道山本的心事。
「對了,這家餐廳氣氛不錯吧!是之前碧洋琪介紹我和京子來的,料理也很好吃!」
「嗯~感覺很不錯~」

……」獄寺戰戰兢兢,雙眼緊盯著距離不過4桌前的位置。
「隼人,快點菜!」碧洋琪拿起菜單,直接敲在弟弟的腦袋上。
「很痛耶!老姊!」不敢太大聲,獄寺只能小聲抱怨。
「我不記得我們應該鬼鬼祟祟的。」碧洋琪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可是……」獄寺低頭看著桌面,想起了早上的事。
「何必呢?大不了分手。」碧洋琪似乎瞭解弟弟的煩惱,說出了一句,死也不會發生在她和里包恩身上的事──至少,她一廂情願認為不可能。
「老、老姊?!」獄寺有些慌張的看著眼前一派正經的女人。
這真的是我姊嗎?
「你想想看,他根本不是很在意你不是嗎?不然,怎麼會那麼開心的和別人吃飯?」趁機挑撥離間。
說真的,她還是希望自己的弟弟開心一點。
「我……」獄寺看著碧洋琪,眼裡充滿掙扎。
可是,這樣的決定,說不定會讓心裡更痛苦。
只要一想到,從此就得形同陌路,到底心還是會感到傷痛。
「無法下決定?別再逃避了。承認吧!你真的愛他嗎?」碧洋琪根本不在意弟弟的臉色愈來愈蒼白,她只是一針見血的說出事實。
「不是這樣的、不是的……」獄寺無力的反駁著,身軀微微顫抖著。
他只想藉由搖頭來甩掉心裡急遽攀升的不安,可是,自己心裡真正的想法又是如何呢?

「那不是……」山本早在獄寺和碧洋琪坐定位時,就感受到他的氣息。
「噓。」帶著神秘微笑的首領,在自己的唇上比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拿出不知從哪弄出的耳機。
那是一種類似耳環的東西,但是呈圓形顆粒狀,大小差不多只有直徑0.5公分,是彭哥列的新發明產品。
「戴上吧。」阿綱露出微笑,自己拿起了一副先戴上了。
「!」山本一戴上就清楚的聽到碧洋琪和獄寺的聲音。
就在他想問這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他看見首領淘氣的眨了一下眼睛。
不愧是彭哥列的十代首領,一派泰然自楚的模樣,彷彿什麼事都沒有,安靜又自然的吃他的料理。
「對了,這家餐廳真的『很不錯』呢!」山本也開始裝出自然對話的樣子,即使他現在聽到的是碧洋琪勸獄寺放棄自己的內容。
「是啊~」首領露出了曖昧的微笑,好玩的打量眼前摯友的表情。
心跳得很快!
怦怦、怦怦!
山本很害怕會聽到會令他絕望的答案,額頭不斷冒著冷汗。
終於聽到獄寺說出『不是的……』可是,山本並未因此鬆一口氣。
他其實很在意,他的內心絕不像表面上那般單純,只是,他平時隱藏得很好罷了。
他感受得到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是的──恐懼。
害怕失去他──一直是潛藏在他心海的洶湧暗流。

獄寺最後決定好好冷靜,於是他閉上了眼睛,傾聽心靈深處的吶喊。
他覺得自己很奇怪,像一個不成熟的孩子,總是將全部的過錯推諉至那人身上。
其實是嫉妒和羨慕在他心中交織成樂章,不知不覺麻痺了自己,選擇了「傷害的旋律」。
一次又一次,逃避不過是傷人自傷的藉口,然而,愛他才是事實的真相。
漫長的過程中,使他逐漸明白,只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存在,可以絕對包容自己的任性,甚至是一切──所有他的好和壞。
不是他宣誓效忠的那一位,而是甘心為他付出的那一位──世上唯一的那個人。
他一定還在等著自己!
「想清楚了嗎?」碧洋琪溫柔的看著唯一的弟弟。
如果他已經釐清自己的感情,那也不枉自己和阿綱的苦心了。
「嗯,我愛他!」獄寺看著姊姊,眼中的光彩是堅定的信心。

「真是太好了~」阿綱雙手托著下巴,露出了真心祝福的微笑。
「阿綱,我還有事,可以先離開嗎?」山本在心中暗自決定了一些事。
「嗯~沒關係~」寬宏的首領不在意的揮手向他道別。
突然,山本的手拂過阿綱的耳朵,先是右耳,然後是左耳,動作迅速但是卻很輕柔。
「咦?!」沒料到他會有此舉動的首領,有些驚訝,瞬時,雙頰便染上紅暈。
「這東西還是太危險了~」山本也摘下自己的耳機,然後全放到西裝褲的口袋中。
阿綱看著山本離開的背影,不自覺摸了下發燙的臉頰。
「糟了!京子還在等我!」於是乎,年輕的首領在不引人注意的情況下,悄悄離開了餐廳。

「跟我走!」山本走到獄寺的座位,直接拉起獄寺的手,把人帶走。
「等等!老姊她……」獄寺只來得及轉頭看姊姊一面,然後,他看見了碧洋琪的微笑──很溫柔、很真誠的笑靨,甚至還和他揮手道別。
「去追尋幸福吧,隼人!」碧洋琪以只有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小聲祝福著心愛的弟弟。
碧洋琪一人,優雅的吃完她的晚餐。
然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拿出精緻的提包中的手機。
撥了幾個號碼。
「阿綱嗎?別忘了你和我的約定。」慢慢說完後,不等對方的回覆就掛電話了。

「是誰啊?」京子好奇的問了問身旁的愛人。
「呵呵~是碧洋琪啦~」阿綱低頭答覆,然後單手托起京子的小巧的下巴。
「是什麼事啊?」京子還是很好奇。
「是……」阿綱的話還沒有完,但京子暫時是聽不到他的回答了。
夜晚,豪華的彭哥列首領的房間,一對互相深愛對方的小情侶,雙唇交疊,緊緊相依。

「你幹麻啦!發什麼瘋?」獄寺毫無預警就被人拉走,而且還是剛剛才釐清自己的心情,不免有些驚訝和害臊。
但是眼前的人似乎毫無停下腳步的打算,將獄寺趕上車後,就一直一語不發專心開車。
然後,兩人回到了彭哥列總部。
這一次,地點是山本的房間。
獄寺被推進了山本的房間,然後,突然被山本拋到床上。
就再獄寺腦袋一片混亂,正想坐起身子時,卻再次被壓回了床上。
山本兩手與肩同寬撐起,而獄寺就這樣被困在山本的雙手和床之間,完全動彈不得!
「你到底想幹麻?」獄寺狠瞪著俯瞰著自己的山本,一顆心卻狂跳起來。
原因無他,只是山本的雙眼似火燃燒般炯炯有神。
直視著獄寺的那雙眼有著最深最深的慾望,看得獄寺忍不住臉紅起來。
「告訴我,在你心中是如何看待我的?」山本雖然透過耳機得到了獄寺得答案,但此刻的他卻比那時更加焦急,他仍然沒有足夠的信心,他無法確定獄寺可以對他坦白。
「那又如何?你也不曾……」獄寺突然打住,他雖然知道山本是在乎自己的,但他確實也從未自山本的口中得到過什麼誓言。
「你是在乎我的!」山本帶著堅定的目光,脫口而出的話連自己也驚訝。
「笨蛋。」獄寺將頭別至一旁,發出小聲的咒罵。
「你說什麼?」山本乍聽這個答案,呆愣的表情還真有點像一個笨蛋。
「我說你是一個笨蛋、大笨蛋、大笨蛋!」獄寺大聲了起來,生氣的用雙手捶打山本的胸膛。
山本換了個姿勢,坐起身子,一語不發。
「在我心中,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笨蛋!」獄寺維持躺在床上的姿勢,開始宣洩心中的情緒。
「你的笑容真的是很礙眼!我從以前就很討厭你!十代首領的左右手只要有我就好了!」獄寺說到最後,幾乎是用吼的。
山本很清楚獄寺的憤怒,但他還是受不了的閉上眼睛。
他不是沒看到來自他臉上的厭惡和憤怒,只能以無所謂的笑容,欺瞞心靈嚴重受創的事實。
是啊,他也承認自己是個笨蛋!
但他也不過是一個專情痴心的笨蛋罷了!
「可是……你、你……你讓我越來越在意你,甚至是、甚至是愛上了你!」獄寺一度哽咽,說不出話來。
想要逞強卻無法抵抗,想要離開卻無法脫身,只能深陷矛盾的囹圄中。
自己是那麼的可笑,一直重複著無意義的生活。
「我也是!」山本再也忍不住了,大聲的表達自己的意念。
獄寺先是震驚,接著他覺得自己的臉熱得發燙,呼吸也變得急促,身體的官感似乎敏感了起來。
整顆心好痛、好痛,但是心痛是好的事,提醒了他這一切都是事實。
「我看著你一個人,一直看著,我的心中只有你一個人!山本再也無法克制自己,深情的向獄寺告白。
在山本的世界裡有很多的人,有家人、朋友、喜歡的人,許許多多的人。
當然,他對那些人付出的情感絕對是真摯的,但是,他只讓一人佔領心中最隱密的空間。
那人只會是──獄寺隼人。
獄寺真的很震驚。
心很痛、很痛,但心痛是好的事,它提醒了自己這一切都不是在作夢。
山本拉近了自己和獄寺的距離,低頭吻了獄寺因為激動而紅潤的唇。
「哈、哈啊……武……」獄寺熱情的回應這個吻,甜蜜撒嬌的話語自然而然脫口而出。
獄寺的雙手攀住山本的脖子,雙眸因為激情而水霧迷離。
山本因為獄寺的回應而愈加熱情奔放,他的唇沿著獄寺的唇一路往下,來到了誘人的鎖骨,接著是因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的胸膛。
「哈、啊啊……武……」獄寺因為陌生的興奮而全身顫抖,雙手轉而摟住山本厚實的背,意亂情迷的喊著山本的名字。
「隼人、隼人……」山本也喊著獄寺的名字,滿足的感受獄寺身體誠實的回應。
「說你愛我!」山本突然停止了更近一步的侵略,媲美黑夜深遂的黑色雙眸雖然很認真,但有型的薄唇卻壞壞的微微揚起。
「我、我愛你……」雖然看見了山本的笑容,獄寺那顆聰明的腦袋此刻卻不能思考,只能順從情感的答案。
「你真乖!」山本的右手輕撫獄寺染上紅暈的豔麗臉頰,定睛看著美得驚人的獄寺,然後,再度展開攻勢。
獄寺感受得到彼此肌膚相貼、相擦,然後激盪出每一個令人戰慄的甜美喜悅,彷彿無法停止,一次又一次,貪戀彼此相屬的快意。
真是奇怪,原來一切是如此簡單卻又複雜!
他從沒想過說出口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
不,他也從沒想到自己會妥協。
更想不到的是,一直默默守候的某人,也會有這麼霸道的一面。
也罷,他現在只想深陷在這傢伙的溫柔和強勢中。

早晨的光由窗外投射進來。
光影游移在床上伊人的臉龐,像是想要照亮那張幸福的臉龐。
山本從浴室走了出來,頭髮上的水滴淘氣的從額頭滑至結實的胸膛。
輕輕的、悄悄的,山本盡量將步伐放緩,走到了床邊。
獄寺其實早就醒了,但是,他不想破壞這樣寧靜的一刻。
也或許是因為心中有一絲期待和好奇。
山本坐在床邊,伸出手撫摸獄寺漂亮的銀髮。
然後,食指輕柔的順著獄寺的臉龐描繪著。
食指來到了紅潤的唇,停留了許久。
「我好愛你,隼人……」山本的呢喃在獄寺的耳畔響起,如同唱著旋律最優美的情歌。
獄寺的臉爆紅,甚至連耳朵都敏感的染成紅豔的色彩。
該死的!會被發現的!
獄寺的心臟狂跳著,誠實的表達他因山本的告白而喜悅快樂的情緒。
快掩飾不了了!
「隼人……憋氣太久應該對身體不好吧。」帶著笑意的戲謔終於成了終結一室祥和的殺手鐗。
「可惡!山本武你早就發現了吧!」獄寺直接從床上跳起來,剛才的緊張全轉為暴跳如雷的羞憤。
「哈哈哈……」山本忍不住大笑起來,俊朗的笑臉被朝陽襯托得更加令人臉紅心跳。
「哼!」獄寺紅著臉轉過身,作勢要離開。
就像他所想的,一雙有力的大手將他帶到了溫暖的懷抱。
一抹豔麗的笑容悄悄綻放。




我要告訴你──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誰叫你不早點說愛我!
我要提醒你──一步也不能踏進我的勢力範圍,因為我會忍不住以憤怒掩飾害羞!
我要嚴重警告你──別再讓我看到你無賴般的笑顏,因為我怕對你的愛會淹沒理智!
從今以後,我要和你──劃‧清‧界‧線──規定一個只屬於你和我的情感防線!

                                        By 獄寺隼人




後記

咳嗯~我知道我拖這一篇拖很久了~

但是~我真的很會拖啊!我就是懶啊![眾毆]

山獄夫妻是我除了6918夫妻,最喜歡的配對~

關於這一篇文章的誕生,就要歸功於──親愛的小櫻![櫻:少噁了!]

這是小櫻的「Deadly  Spell」的衍生文~

http://www.wretch.cc/blog/naes0196/6777449

有興趣的大大們一定要去以上的網址看原文喔!

小櫻寫得很精采喔![嘿嘿~我都這麼賣力宣傳了~小櫻一定很感動~][被小櫻巴]

再來就是含淚楚楚的時刻![喂]

嗯~阿妙是真的很希望大大們可以給意見喔~

這樣我才有寫文的動力啊!

本來就很懶,加上沒有啥人催文,這篇文才會慢上加慢啊![推卸責任]

我開始在思考,我的DH文還要不要寫了?[畫圈圈]

嗯~不過我是一定會生出我的綱京文的![畢竟,是不顧眾人反對,硬是要寫][根本沒人逼你不要

寫啊]

廢話一堆~總之~這一篇文我很滿意~[歷經多次變更,差點難產]

我愛山獄夫妻ˇˇˇˇˇˇˇˇˇˇˇˇ!!!!![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