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閉上眼──用心眺望世界
關於部落格
一堆雜七雜八
我喜歡看小說漫畫啦



  • 112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骸大人的生日賀文──※我的生日禮物※[6918文][完]

夜晚,義大利飛往日本的班機。
一個彷彿將全身裹在夜色中的神秘男子,優雅的從機場走出來。
雖然,這名男子有著俊美的外表,勻稱的身材,渾身上下卻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異色的雙眸──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那雙眼眸像在搜尋著什麼,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突然間,那張令人嫉妒的美麗臉龐綻放出一抹瑰麗的微笑。
「恭彌~我在這裡!」六道骸輕輕抬起了右手揮了一下,語氣裡有著難以隱藏的喜悅之情。
「太慢了。」平淡的語氣的背後隱藏著可怕的怒氣。
「恭彌,你很想我嗎~」骸不怕死的傾身靠近,丟給雲雀一個甜死人的微笑。
「再靠近就咬殺!」完全沒有久別重逢的甜蜜感覺,令人不禁有些雲雀來接機不過是因為公事或命令。
難道我不在的這一個月,該死的蠢馬就攻陷了恭彌的心嗎?
這不過是猜測,可愛的恭彌是不會背叛我的!
也許該適時給蠢馬一個警告?以免我下次出任務出了什麼亂子……
「呵呵~恭彌還是那麼熱情~」即使內心正在思考複雜的問題,骸仍然可以施展過人的嘴上功力,對他而言,一心二用不過是簡單的小事。
「六道骸,你還想站在這裡多久!」雲雀說話毫不客氣,雖然現在不過是凌晨一點,旅客也不過三三兩兩,但是──他討厭群聚的地方!
「我知道了~呵呵~」骸笑得很曖昧,將雲雀的手牽起,拉著氣得暴跳如雷的雲雀離開機場。


叩叩──門外的訪客沒有發出聲響。
「請進。」溫和有禮的應聲,聽不出有絲毫緊張的彭哥列十代首領,怡然自得的坐在辦公桌前。
「嗨~好久不見啦~親愛的彭哥列十代~」來者自動自發坐在沙發裡,甚至沒有看主人一眼。
「真的是很久不見了,任務結束了?」阿綱也不在意對方的態度,他很清楚,骸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當然!」骸單手支起下顎,異色的雙瞳瞄了阿綱一眼。
「這樣啊,真的是辛苦你了!」阿綱看著骸的雙眼,真心的說道。
「骸,你要不要放個長假?」阿綱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給了這個建議。
「呵呵~」骸笑了起來,似乎明白了阿綱話裡的意思。
「這樣真的好嗎?」骸依然面露微笑,輕鬆的語氣背後別有意圖。
「應該沒有關係,只是雲雀學長就需要……」阿綱看著骸,語帶保留,看起來一點也不煩惱的樣子。
骸沒有回答,那張俊美的臉龐,笑意更濃了。


標準和式的屋子,彷彿與世隔絕,今天也是安靜祥和。
一隻可愛的黃色小鳥兒,飛入了雲雀所在的窗邊,乖巧的停在主人的肩上。
而它的主人雲雀恭彌獨自一人──正在泡茶。
屋子裡充滿了芬芳的茶香味。
雲雀很喜歡這樣悠閒靜謐的感覺,可惜某個該死的鳳梨頭破壞了一切。
「恭彌~我來找你了~」骸一進入屋子就呼喚著心愛的人的名字。
雖然很想假裝自己不在,但是這麼做是沒意義的。
「六道骸,你有什麼事嗎?」看也不看來人一眼,雲雀低頭品茗。
「恭彌~你幹麼這麼冷淡啊~」骸滿臉微笑,完全沒有因為主人毫不客氣的問句而影響心情。
「少囉唆,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雲雀還是沒有抬頭看骸一眼,只是冷漠的下達逐客令。
骸緩緩走近了雲雀,來到他的面前。
「難道你是因為我去見彭哥列十代,而在吃醋?」骸坐在雲雀的對面,全然沒有走人的打算。
「別開玩笑了!」雲雀立即反駁,原本冷淡的表情瞬間瓦解,有些惱羞成怒。
「還是說……你在為昨天的事生氣?」骸的表情變得曖昧,語氣裡有著調侃的意味。
……」這一次雲雀沒有回答,只是用那張爆紅的臉,怒瞪著顯然很開心的骸。
可惡!該死的鳳梨渾蛋!


昨天晚上……
「我真的好想你喔~恭彌~」骸緊緊抱著心愛的人溫暖的身軀,訴說著思念之情。
「唔……」根本沒辦法回答,雲雀的唇被骸封住了。
兩人躺在某間飯店的床上,彼此的身體緊緊交纏。
骸將舌頭探入,然後索求著熱情的回應,樂此不疲。
雲雀覺得腦袋一片空白,身子只能任由骸擺佈,一點抵抗的能力也沒有。
雖然他是真的愛他,愛這個狂傲又不正經的傢伙,但卻無法消除內心的不安。
他就像霧一般,輕易的矇蔽他的眼睛。
他就似霧一般,一旦濃霧散去,即使是徘徊在天空的雲也窺探不見。
他的心思既神秘又難以接近。
雖然他像惡虎般撲向他,但他根本無法抵擋,不然他的心怎麼會淪陷?
「啊──唔……」雲雀先是感到身下被侵略的痛楚和快感,就在他因為戰慄的疼痛喊出聲時,隨即又被欔住了唇,於是,只能發出類似嗚咽的微弱聲音。
溫柔的吻伴隨著一次又一次的侵略,讓他墜入情慾的漩渦之中。
「恭彌~我真的好愛你……」骸用他那雙異色的美麗眼眸,深情的凝視著身下的雲雀,瘖啞的嗓音在寂靜的空間迴蕩。
「真的、真的好愛你啊……」骸忍不住伸出手,撫摸著被汗水浸濕的黑亮髮絲,然後捲起一綹。
「說愛我好不好?」骸放開了雲雀的髮絲,轉而游走在濕淋淋的嬌軀,逗弄著每一吋泛紅的肌膚,恣意烙下灼熱的吻。
「哈啊、嗯──」雲雀雖然不再像方才一般難受,但是穌麻的快感和來自體內的興奮感卻沒有褪去。
「嗯?說愛我──」骸顯然想要逼迫愛人早點吐出那三個字,開始展開猛烈的攻勢。
「我──啊──愛…………」雲雀終究是說出了那三個字,但是過於熱烈的激情讓他覺得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自己似乎快暈倒了?
「再說一次,好嗎──」骸用溫柔且帶著媚惑聲音,誘哄著愛人再一次說出誓言。
「我愛你──」雲雀知道自己原來不是因為暈眩感而視野模糊,而是因為眼匡聚集的淚水,有些顫抖的聲音宣示著最真誠的心意。
「啊──你真的好迷人啊,恭彌──」骸的眼睛裡全是雲雀緋紅的臉龐,捨不得眨眼,就這樣深深的望進雲雀毫無掩飾的靈魂。
他最珍惜的人有著倔強又不服輸的個性。
他喜歡捉弄他,然後將他紅著臉的樣子、氣憤的樣子、最美的樣子──牢牢刻畫在心裡。
他很清楚心愛的人絕不是個冷漠的人。
他十分瞭解他,總是將他不自在的話語、警告的話語、真心的話語──深深記憶在腦海。
於是他更明白,他絕不是裝出不知情的樣子,只不過是在害羞罷了。
所以他更清楚,自己絕對很樂意提醒,甚至誘導愛人作出他喜歡的反應。
「我說恭彌啊,後天是我的生日耶──」此刻骸緊貼著雲雀的背部,露出曖昧又不懷好意的笑容。
「你要不要把自己包一包,送給我當生日禮物?」越發愉悅的笑容,說出更加令人臉紅心跳的建議。
「你別……」雲雀才想回絕,卻被硬生生打斷。
「嗯~或許該請人幫你的忙,把你包起來……」漾著邪魅微笑,說著惡魔話語,骸或許是真的打算付諸行動。
「六道骸!」雲雀鐵青著臉,拿起一旁的枕頭,猛然丟出。
「呵呵~恭彌也喜歡這個建議啊~」骸接過雲雀丟出的枕頭,邪氣一笑,用媲美光速的速度掠奪愛人的薄唇。
來不及的抗議全都化作呢喃的愛語。
之後,雲雀就一直沒能強烈表達反對的意見。


「討厭啦,恭彌你的臉那麼紅是想誘惑我嗎?」邪惡鳳梨頭伸出手,以食指輕撫愛人爆紅的臉頰。
「少囉唆!」雲雀立即擺出憤怒的神態,剛剛因為陷入回憶而羞赧的表情蕩然無存。
「呵呵~恭彌考慮得怎麼樣啦?」骸意有所指,臉上全然是一副自信的笑容。
「咬殺!」雲雀迅速抽出拐子,揮砍向骸的身體。
「這樣啊~恭彌的意思就是說願意囉~」骸一點也不費力的奪下拐子,拉起雲雀的雙手。
「誰、誰答應了!少自以為是!」雲雀想抽出被包覆住的雙手,可是力氣敵不過大手的主人。
「太好了~收好行李我們就可以走囉~」骸露出小孩般的燦爛笑容,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
「去、去哪?」雲雀真的呆住了,完全聽不懂骸的話。
「上飛機再跟你解釋!」骸突然收斂了下表情,以很認真的語氣搭上神秘的眼神,如是說也。
雲雀最後還是被迫和骸上飛機了。


「十代首領、十代首領!」獄寺敲了辦公室的門好幾下都沒得到回應,忍不住拉高了嗓門。
「不好意思,請進!」從神遊中重新拉回心思的年輕首領,露出了賠罪的笑容。
「隼人,我就說你太心急了嘛!」山本跟在獄寺後頭進門,然後也向首領打了聲招呼。
「對不起,只是突然想到去度假的兩個人。」阿綱拿起茶杯,小啜了一口茶水的甘甜。
「咦?」山本和獄寺面面相覷,完全不明白首領何出此言。
「沒什麼~上次提到的……」不愧是彭哥列第十代首領,四兩撥千金,巧妙的轉移話題。
事實上,也的確是沒有什麼。
只不過是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慰勞了一下,平時為他作牛作馬(?)的兩位守護者。
並且好意的(?)隱瞞其中一位守護者,私底下促成了這一次的事情。
就當作是送給骸的生日大禮吧!
骸生日的當天,彭哥列總部依然如往常般忙碌。
只有少數人注意到,首領的臉上掛著神秘的微笑。



生日──紀念生命重生的日子。
對我來說,無盡輪迴的生命原本沒有太大的意義。
遇見你,就是生命賜予我最完美的禮物。
霸佔你,則是我向命運企求的──永恆的禮物。
我得到了我的生日禮物!



後記

我真的很認真的生出來了!

掌聲鼓勵一下!這應該是我有史以來進度最快的家教同人文了吧![喂]

骸大人生日快樂ˇˇˇˇˇˇˇˇ

嘻嘻~不知道有沒有人發現~我其實很喜歡安排阿綱出場呢~

他真是個愛情月老![喂]

被我抓到囉~嘿嘿~

快點留言啦!

不然我就拖稿!咦?有人說我本來就愛拖稿?

No~No~Baby~這你就錯了~

我的功力不只這樣~[喂]

不想我拖DH文的話~就要給我乖乖留言喔~[恐嚇][喂]

總之~祝骸大人生日快樂啦ˇˇˇˇ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