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閉上眼──用心眺望世界
關於部落格
一堆雜七雜八
我喜歡看小說漫畫啦



  • 112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你的氣息;你的溫柔 [ DH ] [ 更新1 ][有H慎入]


他還記得於風中飛舞的髮絲,閃亮耀眼──一絲一毫都是奪人目光的金色。
他還記得於凝滯的時空中,揮舞身軀的黑鞭,打破了寂靜的沉悶。
他還記得於晴空烈日下,充滿自信的笑容,挑起被深埋心海的慾望。
灼熱的夏風吹過耳際,彷彿提醒著什麼。
不自覺的,腳步越來越快。
想快一點見到那張笑臉
……



雲雀恭彌來到了加百羅涅家族的基地。
「抱歉喔,Boss在處理事情,他交代任何人都不能打擾的。」剛剛在樓梯間遇到了羅馬利歐,一臉抱歉的這麼說。
……」雲雀什麼也沒有說,低垂著眼似乎在思考,不過也只是一瞬的時間,他馬上就有了下一個動作。
「這……雲雀、雲雀先生……唉~」羅馬利歐的呼喚早已被忽視,於是,他決定下樓去,完成Boss方才交代的任務。
……」一陣沉默,雲雀睜大了眼,訝異於眼前的景象。
寧靜的一刻,像畫一樣美。
雲雀費了好大了力氣,努力不破壞這一切。
真是的,累到睡著了?
雲雀看著那張趴睡在書桌的天使容顏,突然覺得,叫醒他好像太殘忍了?
況且──安安靜靜的也不錯……
好奇的看著散佈在書桌的文件,拿起其中的一張,但很快又放回原位。
看不懂,應該說──下意識拒絕瞭解。
他──只懂得打架的世界,本就如此。
於是,又將視線投注在熟睡的俊秀容顏上。
當首領真的有那麼累嗎?
原本約好今天也要決鬥的……
放了他一馬?
那可不行!
坐在沙發上,等著那人醒來。
不知不覺,意識模糊了……。



「唔~」自睡夢中輾轉清醒,因為口腔突然被異物入侵。
應該要馬上遏止對方的「惡行」,但是,令人安心又熟悉的氣息,使他處在放鬆的狀態。
嗯,等對方也因缺氧放開他時,再來個懲罰也不遲。
很溫柔、很溫柔,不帶侵略但又纏綿許久的吻──如同那體貼且極富耐心的個性。
「恭彌~該起床了~」輕柔的語調,媚惑人心的嗓音。
戰鬥開始!
「咬殺!」雲雀突然張開雙眼,幾乎是同一時間,手上的拐子也招呼到了對方的臉上。
「嗚哇!」迪諾先是後退了一大步,躲過了無情揮下的拐子,然後趕緊抽出腰上的皮鞭迎戰。
偏偏──某個人重要的部下現在不在這裡唷!
迪諾千不該、萬不該抽出他的鞭子!
雖然乍看之下,甩動的長鞭依然優雅舞動,而且凜然威風。
然而,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悲慘的蠢事了──鞭子的末端不是掃向敵人,而是重重擊在它的主人的小腿上!
就在雲雀還來不及反應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迪諾已經被自己的長鞭絆倒,並且有撲往他身上的趨勢!
就在這千分之一秒,雲雀選擇往後退一步!
但是,才做完反應沒多久,雲雀就後悔了!
如果沒有後退,頂多就是兩個人跌在地上罷了;但是,因為雲雀往後退,加上迪諾重心不穩,雙手在半空中亂揮,所以──
嘶──
雲雀睜大雙眸,瞳中映著驚慌失措的迪諾,然後,雲雀的視線跟著迪諾該死的雙手向下。
該死!他的衣服被撕破了!



迪諾跌坐在地上,完全──不敢抬頭迎視雲雀似火的殺人怒氣。
真‧糟糕!
地上滿是滾落的釦子。
低頭看著自雲雀身上撕下的襯衫碎布殘骸,忍不住偷偷將視線略微往上。
胸腹之間的白皙的肌膚一覽無遺!
迪諾有些擔心,再這樣盯著看十分鐘,自己不是流鼻血昏倒,就是──衝上前好好愛撫、感受那誘人的肌膚。
然而,有著潔白又誘人肌膚的主人根本沒有給他猶豫的時間和作決定的權利。
……」雲雀根本就已經氣到不想開口說話!
他只是用力的、一點也不溫柔的,把迪諾從地上拉起來。
真難得──恭彌很少氣成這樣,雖然──兇手是我。
總是面無表情的臉,此刻竟然變化萬千。
深幽如一潭黑水的瞳閃著奇異的光芒,白皙的臉頰染上紅暈,總是柔順整齊的髮絲也因剛才的混亂,變得有些凌亂。
緋紅的唇瓣也因為生氣而刻意壓得扁扁的。
感受到迪諾的視線,雲雀又給了他一道更凶的殺人視線。
這樣的他──很美。
迪諾覺得自己的心臟正撲通撲通的狂跳,一種奇異的情緒充塞著胸臆。
想要掩飾紊亂的呼吸,雙眼移不開視線──想要多看一眼可愛的恭彌;但要付出一些代價。



「恭彌,我……我真的,對你很……」迪諾將身上的外套包住雲雀,將臉埋在雲雀的肩側,然後深深的、深深的,宛若嘆息般低聲呢喃。
然而,未完的情話卻被毫不留情的甩開了。
「決鬥!」雲雀硬是將迪諾從身上甩開,重新擺出戰鬥姿態。
「可是……我知道了!」迪諾困惑的眼深深望進雲雀堅決的臉龐,彼此的雙目交接之際,像是看穿了什麼,迪諾終究是答應了。
就在氣氛凝重,一時天雷勾動地火,即將擦出愛的火花……不,是危險的火花!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逼近,接著,是某人大喊的聲音。
「Boss!Boss!你在嗎?」羅馬利歐大力敲打辦公室的門,語氣透露著慌亂。
「進來吧!」迪諾隨即坐回桌案後的椅子,他快速看了雲雀一眼,只見雲雀低垂著眼,看不清表情,然後,雲雀也移往一旁的沙發坐下。
「怎麼了?」迪諾看了慌張的部下一眼。
「神奇寶貝入侵了!不,是敵人入侵家族領地……」看來,羅馬利歐連話都說不清了!
「到底在說什麼?!冷靜一點,羅馬利歐!」迪諾皺起清秀的眉,不解的看著難得慌張的部下。



真相是──有一群無聊人士(恐怖人士?)扮成了神奇寶貝,在家族的領域,四處搗亂。
這「原本」應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再加上安翠歐──泡了水就變得巨大且兇殘無比的海綿烏龜,囂張的神奇寶貝們於是趁機作怪。
其實,「原本」真的不是多嚴重的事情,頂多曬曬太陽就變回來的安翠歐,再加上沒有很恐怖的神奇寶貝敵人,頂多派出一些家族的人員,一下子就解決了,問題是──
「你們就休一個星期的假,好好玩吧!」羅馬利歐記得某首領在三天前是這樣對他的家族成員說的!
所以,大家都開開心心放假去了!
人去「樓」空!
偏偏神奇寶貝和安翠歐拚命(?)在攻擊住家和所有的建築物!



唉......
等到迪諾將所有的事結束後,他想起了之前惹雲雀生氣的事。
真的是忍不住只想嘆息,明明很愛那個人的啊,卻每次只會惹他生氣。
想將他抱在懷中好好疼愛,偏偏對方絕非性情溫順的小白兔。
恭彌就像是隻野貓,美麗卻又桀驁不馴,一旦被觸碰禁忌,就會張牙舞爪的發出警告。
嗯......迪諾在心中盤算著一個新計畫,決定下次再見恭彌時一定要成功!



那個笨蛋!
竟敢那樣對待他!
不過......
實在不得不承認,那確實令他臉紅心跳,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就朝他發動攻擊了!
當然,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錯!
這下,他以後要找誰對打啊?
那傢伙......
雖然不想承認,但雲雀知道自己一直都很喜歡他,偏偏 迪諾總是愛惹他生氣,
還有就是......就是......
自己喜歡鬧彆扭......
雲雀看了一眼放置於椅子上的那件破爛襯衫,伸出手,將襯衫緊摟在懷中。
彷彿要回憶迪諾的體溫與氣息,雲雀將頭深深的埋入其間。
喜歡的心情,那傢伙也是一樣的嗎......



結果,恭彌整整一個禮拜沒來找他,讓他感到相當的失望。
還有就是,見不到心愛的人,讓他覺得寂寞又哀傷......
甚至覺得,如果再見不到他,自己會一天天憔悴下去。
恭彌,你在想什麼?你,喜歡我......嗎?
真糟糕,再這樣負面思考下去,總覺得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不行!不行!重重甩了甩頭,迪諾強迫自己打起精神來,因為他還有一堆文件等著要處理。
就再自以為已經集中精神處理文件的時候,傳來了大門被人輕敲的聲音。
迪諾抬起頭,說了聲請進,卻發現來人正是令自己日日夜夜魂牽夢縈的愛人。
「恭彌?!」迪諾當真以為是錯覺。
「我有話對你說......」雲雀將視線固定在迪諾的胸口上,因為他不好意思直視迪諾的臉。
果然還在生氣嗎?迪諾有些絕望的想著。
於是,迪諾倒了一杯水給雲雀,兩人分別坐在面對面的沙發椅上。
雲雀喝了一小口茶水後,沉默了一會兒。
「我從來就不在意別人的生死,我只在乎與人決鬥所帶來的快感,只有那一瞬間,我才能強烈意識到自己的存在,但是......」雲雀像是想到了什麼,口中的話語驀然中斷。
從雲雀喝下第一口水後,迪諾就一直戰戰兢兢的觀察著雲雀。
因為他對雲雀下了藥。
幾天前,迪諾拜訪了身為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師弟澤田綱吉,順便述說了自己的煩惱。
想起來當時的事,迪諾總覺得哪裡好像怪怪的。
是一臉神秘微笑的師弟怪怪的,還是塞給了他號稱可以讓恭彌說真心話,而傻傻接過藥的自己怪,真讓他有點不明白。
但,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恭彌要說什麼!



「咦?!怎麼覺得好熱?!」雲雀突然覺得身體內部浮現一鼓燥熱,讓他有點難耐。
「是嗎?但我已經有開空調了。」迪諾有點不自在的陪笑說道。
「我......我好像無法把你和其他人相提並論,你對我來說是特別的......」除了覺得熱以外,雲雀因為太過害羞而說不出口接下來的話。
「你喜歡我嗎,恭彌?」迪諾以灼熱的眼神直視著面頰微紅的雲雀。
「我先說,我可是比喜歡多更多,我愛你!」迪諾突然拉起雲雀的右手,湊至嘴邊說道。
「啊!我......我應該是喜歡......你的......」雲雀嚇一大跳,低垂著頭,聲音微弱的說道。
「恭彌,你真是太可愛了!」迪諾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雲雀,給了雲雀一個火熱的親吻。
雲雀覺得被迪諾親吻之後,體內那熊熊的火燒的更熾熱了,讓他幾乎快要承受不了!
於是,出於本能,雲雀緊緊攀住迪諾的身體,回給迪諾一個更加火熱的吻。
迪諾只覺得自己已經幸福得彷彿身處雲端,無法克制對雲雀的慾望,於是,他打橫抱起雲雀,朝隔壁舖有床鋪的休息室而去。
迪諾沿著雲雀的唇、柔細的頸而下,輕柔的落下吻痕,一邊溫柔的褪去雲雀身上的衣物。
雲雀只覺得腦袋昏沉沉的,全身被火紋身般火熱痛處,卻又有一股說不出的渴望襲捲身體的深處,讓他無法思考也無法抵抗,甚至覺得任由迪諾侵犯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