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閉上眼──用心眺望世界
關於部落格
一堆雜七雜八
我喜歡看小說漫畫啦



  • 112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縈之情 DS

BECAUSE OF YOU── 縈之情──DS
 
 
 
 
 
Because of you
因為你
I never stray too far from the sidewalk
我從不會偏離自己的道路
Because of you
因為你
I learned to play on the safe side so I don't get hurt
我學會安全地嬉戲, 所以我不會受傷
Because of you
因為你
I try my hardest just to forget everything
我用盡全力去忘記一切
Because of you
因為你
I find it hard to trust not only me, but everyone around me
我很難去相信自己, 甚至身邊的人
Because of you
因為你
I am afraid
我感到恐懼
I lose my way
我失去了方向
And it's not too long before you point it out
就在你發現之前
I cannot cry
我不能哭泣
Because I know that's weakness in your eyes
因為我知道在你眼中, 那是缺點
I'm forced to fake
我強迫自己
A smile, a laugh everyday of my life
強顏歡笑, 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My heart can't possibly break
我的心不可能破碎
When it wasn't even whole to start with
因為它從來沒有完整過
Because of you
因為你
I am afraid
我感到恐懼
Because of you
因為你
Because of you
因為你

 
 

                  ──凱莉克萊森:Because Of You
 
 
 
 
 
我的夢中從來就是空白──
如果因為你,
我流下眼淚,
如果因為你,
我害怕愛人,
如果因為你,
那麼,縈繞不去的,究竟是──
空白夢境的殘餘,
又或者──
不安疑惑的情愫……
在我空白的夢中,縈繞、縈繞、縈繞……
挖空我的心……
縈繞、縈繞、縈繞……
 
 
 
 
 
好安靜……
四周一片寂靜。
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這裡是哪裡?
對了,得趕快趕回去!
現在幾點了?!
糟糕,那個人的個性一向很火爆,尤其不喜歡等人!
敢讓他等待的話,就得做好被甩巴掌或是被用酒杯砸在臉上的懲罰!
不行,得快點回去!
啊啊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覺得頭疼欲裂?!
總覺得身體就像鉛塊一樣沉重,動彈不得,連想要移動手指都辦不到……
啊啊,我到底是怎麼了……?
啊啊──
對了,我怎麼忘了呢?
我已經……已經……回不去了……
是啊…………
那個人再也不需要我了──被拋棄了──
啊啊──
被拋棄了……
已經──被拋棄了……
被拋棄了……
再也回不去了……
再也………………
為什麼,心痛的彷彿像被撕裂了,甚至讓我有種心口正在流血的感覺?
啊啊,全身上下都好痠疼,到底是怎麼了?
臉頰有種溫熱的感覺……
漸漸的,好現有種液體沿著臉頰流淌至下巴,順著身體的線條,流過頸項,最後滴落鎖骨……
好像陷在一個柔軟又陌生的床上……
有種溫柔香甜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讓人好安心……
是什麼呢……?
感覺有人接近,卻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
來人像是不忍驚動這個寂靜的空間,腳步聲好小,像是踩在軟墊一樣,那是一種小心翼翼又微弱的聲響……
空中令人安心的氣味,變得更加濃厚了……
有一雙好溫暖的手輕輕捧著我的臉頰。
好溫暖──溫熱的體溫讓我覺得身體的不適感減輕了許多……
有一種濕濕熱熱的東西在舔吻著我的眼瞼,那是──舌頭?!
有個人溫柔又輕巧的,像要安慰他又像是很自然的,理所當然這麼樣呵護他。
是誰?
是那個人嗎?
不,不對,那個人從來就不懂得溫柔為何物。
那個人從不曾如此溫柔的對待他,更不用說是安慰了,就算是勉強偽出來的疼惜也不願施捨……
對那個人而言,恐怕,一切都是可憎的。
那麼的話,自己,在他眼中,又是什麼模樣?
他恐怕從沒有把我當成是重要的人吧……
然而他就像是憤怒的火燄,毫不留情的將我灼燒,不論是我的身體還是我的心……
……Tiamo……」柔和媚惑的美聲在耳畔低喃,我感覺那個溫柔的人輕輕的再我額頭上落下一吻。
好安心好寧靜的感覺──彷彿我的心跳聲從未得過休息,然而,此刻,我整個都放鬆了,就像是被擁抱在某個人的胸懷之中。
事實上,我真的被擁抱著。
一個令我心醉並且渴望已久,一個溫馨又柔軟幾乎要讓我溶化的擁抱……
「……唔……」我勉強睜開了眼睛。
SQUALO……」是DINO,原來,我在他家啊……
難怪……
「想喝水嗎?」DINO眼神好溫柔,就像是疼惜愛人,我覺得心跳頓時有點加速。
我搖了搖頭,我不渴。
我凝視著DINO那張俊逸的臉,有些迷醉,彷彿不真實的幻夢。
「那麼就睡覺吧,我會在一旁守著你的……」DINO的懷抱很溫柔,讓我一點也不想離開,但是,這樣下去,不過是在利用他罷了……
不行……
應該遠離他的……
這樣太危險了……
但是,身體彷彿為被主人意願,一心一意只想依偎溫暖的胸膛,無奈的是,心已經傷痕累累,自己也是明白的……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我不是在質問他,只想知道,這樣的付出若不值得,他是否就會收手?
我也討厭試探的自己。
因為,很卑鄙……
可是,我忘不了XANXUS,忘不了那憤怒的火燄曾經熊熊燃燒在我冰冷的心口,然而,我在也沒有力氣去嘗試,其他的可能性,那樣熾熱的火炎將我焚燒,帶走我的理智,連同所有的熱情一併化為殘留灰燼,消失在風中……
DINO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只是將我輕輕從被窩抱起,讓我坐在床上,然後,寵溺般撩起一絲銀髮,嗅聞著。
一切彷彿都靜止了,他的動作在我眼中好緩慢,然而,那樣優雅又從容,世上再無人能出其右。
「……?」過了很久我才反應過來,原來,DINO並不是要刻意迴避。
他的眼瞳閃動著一抹情緒,那光輝好陌生,我從沒見過。
那是什麼?我覺得好困惑……
「我以後……」我原本想說什麼,但是,突然想到自己的立場,突然之間,我失去了勇氣,被拋棄的滋味翻湧上胃部,讓我忍不住乾嘔起來……
好痛苦……
「別怕,我會永遠陪伴你,你再也不用害怕了!」DINO拿起一旁的熱水盆汶濕毛巾擦拭我的臉,我這才發現,其實,床頭櫃有很多東西,也有換洗衣物,離床不遠的地上也有疑似床墊和棉被的東西。
難道說這傢伙徹夜照顧我?
這麼說來,我到底昏睡多久啦?
似乎察覺我的視線掃射的方向,迪諾不自在的僵硬著身體,一臉苦笑。
「哎呀~沒關係的,其實你才昏睡三天三夜而已……阿!糟糕!」DINO驚覺自己脫口而出真相,恨不得咬掉自己舌頭。
「呃……SQUALO~~沒關係啦,反正我很閒啊~~」DINO很想要阿哈哈帶過,卻發現這招對我根本沒有用。
他ㄧ臉苦笑,我發現自己完全笑不出來,只能僵硬著身體看著他……
我看著那張俊俏的臉龐,突然發現,原來,他瘦了……
是因為徹夜未眠照顧我吧……
而且還是三天三夜……
「對不起,我沒有要讓你哭泣的意思,更沒有要折損你的自尊心,我可以以我的名譽起誓!」直到他的指尖觸碰到我的眼瞼,我才赫然發現,原來,我在不知不覺間,眼淚滑落……
「……」我便這樣張著眼睛看著他。
橫亙在我們之間的沉默彷若一個世紀之久,這期間,我眨動著眼睫毛,仍然看著他,我不知道,事因為那雙美麗的眼瞳在輕輕喟嘆,因而吸引了我,或者,只是因為我的眼神,連我都不清楚的──也許是複雜的神情,讓他移不開視線。
又或者,兩者皆是。
但是,我們一直僵持著,沒有人先移開視線。
這是一種我從未體驗過的滋味,我彷彿磁鐵一般,直視著那雙溫柔又凜然光采瞬變的眼眸,然而──我不能明白的情緒,讓我也不確定,他是怎樣的心緒,又是怎樣看著我,那一絲複雜又純粹,我看不透的情緒,望著我,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好像有火炬在那深邃的瞳眸躍動,一時之間,我竟然看傻了眼。
這個人是誰?
不是那個我熟悉的跳馬──又單純又愚笨,天真沒有心機的爛好人……
「你到底是──?」就在我推開他的懷抱,想要起身時,一陣暈眩讓我又倒回床邊……
「不要勉強自己……SQUALO,我會等你的──永遠──」他憐惜的再我額上烙上一吻,然後幫我蓋好棉被,說了聲晚安,他就離開了。
我望著天花板,想閉上眼睛卻辦不到……
三天前的記憶,不斷出現在腦海中,讓我無法入睡。
我只能無奈的任由跑馬燈般恣意出現的記憶一幕幕,在我的腦海反覆上演……
 
 
『……你走吧……』曾經是我最熟悉的聲音,那威嚴的低沉嗓音,讓我害怕又雀躍,身體早已無法做出抵抗的聲音。
『為什麼?』好小聲,這是我的聲音嗎?為何如此沙啞?
『我再也……不需要你了……』聲音的主人眺望著虛空中的某一點,讓我有種他不是在對我說話的錯覺。
『……』快反駁啊!為什麼,我只能顫抖著嘴唇?快說點什麼啊!
夠了!這都是騙局!
不可能!
你不會這樣對我的!
不會的!
今天是愚人節嗎?
不然,他的聲音怎麼可能如此冰冷?
即使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他一直都相信,他不過是不擅長表達。
他不過是在鬧彆扭!
因為他不懂淂與人相處,他只是害怕受傷,所以才會埋藏真心,冷言冷語。
是了,我是他最得意的手下,也是他的情人,我當然懂他!
絕不會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沒有錯!
他只是在鬧彆扭!
沒錯!
肯定是這樣!
這不過是他一時心煩意亂,才會脫口而出的話!
不能當真!
沒有這回事!
一定沒有!
冷汗自我的額際滴落,我感覺它沿著我的臉頰,來到下巴,滑過胸膛──
該死的沉默!
說句話啊!
不要不說話!
快告訴我,這是在騙我!
然後嘲笑我!
快點說我真愚昧,連這種玩笑都禁不起啊!
我只知道眼前一片模糊……
我的世界……
一切都崩塌了──
毀在這個男人的手中……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像夢囈一樣,只能不斷重複,然而,我多嚜希望這只是一場夢──如果他曾愛過我──
是啊──
多麼諷刺──
愛?
愛我?
我怎會異想天開到奢求這樣一個不明白愛為何物的男人來愛我?
愛?
愛我?
多半,
我只是他床上的洩慾對象罷了!
好傻──
愛?
愛我?
真的好傻──
『因為,我不需要你了──』冷漠的聲音我不是早就聽習慣了?
為什麼胸口仍會感到刺痛?
甚至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罷了──
罷了……
我只記得自己離開了瓦利亞,然後,四處找人挑戰,不斷戰鬥……
一直戰鬥……
戰鬥……
戰鬥……
戰鬥……
說真的,我完全沒有遇到DINO的記憶,我連自己到底是怎麼受傷的都沒在意……
甚至我連自己昏厥都沒有印象──
我只知道,好累……
好累……
好累……
好累……
看來,就算我再累──
心──還是會感到抽痛……
我將自己環抱住,放聲大哭。
渾帳──
我絕不是為了你而流淚………………
 
 
 
感覺黑暗中似乎有一個人影靜靜佇立房外,
久久……但我累了……我不清楚是否真的有人……
我累了……
 
 
 
SQALO~早安~」當我醒來,一睜開眼,那張過分燦爛的俊臉,就近在咫尺。
笑的那麼開心,我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
「要吃東西嗎?」他的大手來到我的眼睛,好像想做什麼,當我發現時,已經來不及──
原本以為他要做什麼,
原來,他只是拿下敷在我眼睛的冰薄片──檸檬片──冰很久的,應該啦──
咦?
啥時有這玩意兒的?
我不記得自己啥時放上去的,不過,冰冰涼涼的──很舒服……
想也知道,一向不修邊幅的自己絕不可能弄這種東西!
況且,昨天哭太久了,怎麼可能花心思管眼睛會不會紅腫,根本就是累到睡著了!
「不用了!我已經打擾這麼久了,也該走了!」我凶巴巴的口氣其實只是要掩飾被他凝視的不自在!
糟糕!
他實在是太危險了……
搞不好──
他根本很會哄騙女人──
等等!
我又不是女人!
我幹麻要心跳加速?!
可惡!
都怪那張俊秀的臉完美又無可挑剔──
「別走……求求你別走……」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只知道自己動也動不了,就好像被敵人牽制了手腳。
他媽的!我是怎麼了?!
該死!
我不能待在這裡啊!
他又不是我的誰!
可是……
為什麼我卻動彈不得?!
我應該離開才是啊!
我又不是需要別人同情的弱女子!
可是……
為什麼要露出那種表情?!
為什麼不讓我走?
為什麼你一臉要哭出來的表情?
可是……
誰需要我?
我已經不知道了……
我被需要嗎?
誰還需要我?
我的存在被需要嗎?
可是……
他叫我別走………………
 
 
 
「……要吃這個嗎?SQUALO?來,啊~~~~」蠢跳馬直接分附庸人把餐點拿到我暫時寄住的客房。
「………………」我不悅的瞪著那張俊臉!
靠!
食物也太多了吧!
妳他媽的是怎樣!
我一個人又吃不了這麼多!
我只覺得,快被食物小山還有笨蛋跳馬包圍了……
我吃不了這麼多啊!
笨蛋笨蛋笨蛋!!!
大笨蛋!!!
也許是看到我青筋畢露,他一臉尷尬!
又來了,又想用阿哈哈帶過了是嗎!
沒用的男人!
我搶過他手上的涼粥,自己動手吃!
懶的跟他講話!
我又不是沒有手!
「我來就好了!」可惡!碗被他搶回去了!
DINO真的長得很俊美……
及肩金髮在朝陽的照射下反射著多重層次的光采,有白金、濃金、偏褐色的暗金,老實說,很美……
那雙偏褐色的水晶般清澈眼瞳沒有一絲雜質,一點心機的影子都沒有,證明他是一個善良的人。
寬厚的肩膀,厚實的背部,還有那……溫暖的胸膛……
這傢伙高大俊美,頎長身材因為身體偏瘦削又不至於令人聯想到瘦弱,他全身上下維持著一種絕妙的平衡,一種致命吸引力更是在他眨動濃長眼睫時不斷發射媚惑電流。
時不時的,還有那天生的優雅氣質,讓他彷彿就是童話故事中的白馬王子!
不知是不是種諷刺,那傢伙的匣兵器就是一隻白馬,一隻漂亮和他主人一樣高貴的白馬。
總而言之,這傢伙很危險……
偏偏他好像沒有自覺,一直對著別人放射致命的誘人電流……
看看角落那幾個待命的女僕,個個不是發出一臉想要生吞活剝他的飢渴眼神?
唉唉,對我這麼溫柔有屁用啊?!
我才不喜歡這麼文弱的人勒……
不過,我承認他真的是很俊秀又很體貼溫柔……
不情不願,只能乖乖讓他餵!
可惡……
「說真的,當這傢伙的情人,應該很不錯吧?」糟糕!腦袋胡思亂想個啥鬼啊?!那傢伙有沒有情人跟我又沒有關係!
不對!我幹麻在意?!
我們充其量不過是盟友罷了!
再說了……
我已經離開瓦利亞了……他應該只是不知道而已……
所以他才會……傻傻照顧著我……
像個傻瓜……
大笨蛋……
我不過是個陌生人……
根本不必對我這麼好……
笨蛋……
就算喜歡我……難不成忘了我早就拒絕過你了……
早在十年前……
況且,我們根本沒有交集,連彭哥列這個當初促使我們認識的羈絆也已經不復存在了啊……
我們就只是陌生人──
兩個毫不相干的人。
也許是注意到我低頭不語,也沒有吃飯的心情,DINO趕緊問我要不要吃水果。
「阿哈哈~~聽說這是南島特有水果香蕉~~好像很有營養唷~~」又來了,這傢伙一緊張就又在阿哈哈了。
我接過,應該說是搶過,自己剝皮來吃。
嗯,甜甜的,軟軟的……
這傢伙……
一個好人……
不過是個笨蛋……
為什麼我會這麼開心?
八成被他傳染了蠢細胞……………………
 
 
 
DINO家借住了一個月,我的傷好了差不多了。
但是那傢伙好像故意的,絕口不提有關我寄住期限的事情。
就在一天早上我決定不再叨擾他,收拾了ㄧ下客房,我決定跟他知會一聲我就要離去。
「主人在會客室和客人見面。」女傭帶著我來到會客室前面。
我覺得果然還是要親口說聲再見才好。
可是,我從門縫窺看到的人──XANXUS──威嚴又不容忽視的絕對存在,他怎麼會在這裡?
難不成是來接我的?
太可笑了,我怎麼這麼天真啊?他都說要拋棄我了,我怎麼還傻傻的以為他還要我?!
算了,他不可能還要我的……
別傻了……
可是,心底的深處有一個聲音在哭訴,哭著說不希望被他捨棄……哭著說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哭著說自己其實很愛他……
哭著說,還是很在乎他……
我無力的坐倒在門口,沒有勇氣進去。
我的背靠在門上感覺金屬材質硬梆梆的,我的身體不斷顫抖,我無法停止這種激烈翻攪的情緒……
突然,我聽到室內傳來聲音……
「如果你還愛他,為什麼要捨棄他?」是DINO的聲音,我從沒有聽過他這麼憤怒的聲音,他不是一向輕聲細語的嗎?
「我一點也不愛他……」XANXUS冰冷殘酷的聲音我早就習慣了,不能習慣的,卻是那殘忍的言詞。
看吧,他根本一點也不愛你──我嘲笑脆弱的自己。
「說謊!那你怎麼可能派人將他送到我的領地?還派使者通知我?」我顫抖著身體──好冰冷,我感覺附上臉頰的指尖是如此冰冷──
DINO說的是真的嗎?
心中突然生起一絲希望……
「要你承認就這麼困難嗎?!」DINO的聲音稍微失控了,音量變得有些激動大聲。
「我不愛他……我一點也不愛他……」這一次聲音不似方才堅定,隱約有絲脆弱──XANXUS你到底怎麼了?!
你真如DINO所說的,其實愛著我嗎?
SQUALO一直都深愛著你,你一直都是明白的……」我聽不出DINO的情緒,為什麼,他好冷靜?
「我已經無法愛他了,我沒有資格……」
「為什麼?」
「是啊,他也問著為什麼……」
「你愛他?」
「是啊,我愛他──愛那個任性又高傲的SQUALO──正因為如此,我更該離開他……」
我覺得渾身顫慄──那個不可一世的XANXUS其實也愛著我?!
「我不明白……?」
「他和我並不適合──因為,我們在一起只會彼此傷害……」
「你應該對他更好一點、更加憐惜他啊!這不是藉口!」
我不明白,為什麼聽到DINO說出這樣的話,我的淚水竟然滑落了……自我的眼瞼滴落,我感覺它沿著我的臉頰,來到下巴,滑過胸膛──
「我不適合他──他需要的不是我這樣的人……」
「你只是在找藉口!如果你不想珍惜他的話,那麼我會永遠守護著他的!」
這樣的一句話竟然撕扯著我的心,讓我覺得既心痛,又安慰……?!
「這樣就好──他對我而言不過是一個生命的過客,我對他而言,也是如此……所以,他需要的是你,而不是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眼淚只能不斷滑落,就像──斷線的珍珠──也像是碎落一地的愛戀……
原來,一切都結束了……我們之間,再也不可能了……
已經結束了……
SQUALO?」DINO發出驚訝的聲音,我一聽見,只能下意識,扭頭就閃人!
我一直跑一直跑,害怕會被人追趕上……
不要!
我不想被看見我的眼淚!
我不要這麼狼狽的模樣被看見!
「等等!SQUALO!」DINO在身後喊著,我怕的只能加快腳步,突然,腳下一個踉蹌,我整個人差點跌倒!
有一雙有力的臂膀拉住了我!
我整個人被DINO的懷抱給緊緊包圍,一點傷也沒有。
他!
他竟然這樣緊緊抱著我!
我一時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連自己的心臟為什麼會跳動這麼快都不知道!
可是,DINO的心臟也跳動得好快好快……
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只知道,我無法反應,只能任由他將我緊緊圈抱。
然後,被他好聽的嗓音迷得失去方向……
「……我愛你──從我們見面那刻起……我的心你只有你一個,一直一直……」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嫉妒著擁有你的XANXUS,然而,我只想看見開心的你……」
是啊,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愛上那樣的霸者,我只有不安與疑惑……
「我不需要得到回應,只要,你一直都是幸福的就好了──」
「如果是這麼卑微的願望──只看著你──應該不過分吧?」
我迷失在那雙毫不矯飾的清純眼神──絕對的真心與誠懇──
「我真的很愛你……」
「我只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交給我吧!你的人、你的心、你的一切!我對天發誓,絕對用我一生一世的真情守護──不再讓你流淚……」
我還能說什麼?我已經被他給打動了!
我想,再不會有比他更愛我的人出現了……
「……請你相信!」
可能是我一直保持沉默,DINO執起我的左手放在他的心口上!
「我發誓,只要我的心跳不停止的一天,我就能一直愛你,這顆心,只為你一人跳動!」
我忍不住哽咽,淚水沿著臉頰滑落,自我的眼瞼滴落,我感覺它沿著我的臉頰,來到下巴,滑過胸膛──
如果說,我為了自己留了ㄧ整夜的眼淚,我希望──
至少,這是我最後一次希望……
我希望,從今以後,我的淚水只為這個男人而流……
這樣很傻,愛上別人是很傻的!
可是──
很傻……
一個傻男人願意永遠愛著很傻的我……
那麼,就讓我們展開一場傻的可憐的傻愛情吧……
我閉上眼睛,親吻了眼前的傻男人…………
或許,
傻人終將會有傻福的?!
我愛上了一個傻DINO……
Tiamo……DINO……」我想起了那個夜晚,他以為我睡著了,在我耳邊輕聲的呢喃……
Tiamo……SQUALO……Tiamo……」
我想這肯定是我有史以來最開心的一刻了……
Tiamo……
只要你能永遠愛我……
Tiamo……
我將永遠發誓……
Tiamo……
我愛你……
淚水沿著臉頰滑落,自我的眼瞼滴落,我感覺它沿著我的臉頰,來到下巴,滑過胸膛──
Tiamo……
我愛你……
DINO……Tiamo……
 
 
 
 
 
我的夢中原本就是空白──
如果因為你,
我流下眼淚,
如果因為你,
我勇敢愛人,
如果因為你,
那麼,縈繞不去的,究竟是──
不再空白夢境的蛻變,
又或者──
被愛憐惜的情愫……
在我美麗的夢中,縈繞、縈繞、縈繞……
盈滿我的心……
縈繞、縈繞、縈繞……
 
 
 
 
 
                   < >
 
 



《後記》
這是為了之前BOSS太暴力,剛好DINO太溫柔
所誕生的文XDDDDD
總之~新配對XD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